马年新春访老子 道德经外有点啥 (四)
四、踏吾老洞,看守洞人    (老人“一定”八十年)
访问:
    我们在周至县易经研究会徐发永老师的陪同下,来到赵大(音读“代”)村,老的赵公明财神庙,

这里是经过陕西省政府批准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这个庙不是很大。庙房檐下有牌额上书“财源祖庭”四个大字。门前的香炉里青烟袅袅,香灰满满。庙前左侧立有一块两米多高的石碑。这块石碑是明朝万历年间的,当时就立在庙门口。后来历经世事沧桑变化,在文化大革命期间,有一位“抗美援朝”的老革命,为了保护这块碑石,还被“造反派”打断了一条腿;前几年刚找回来立在庙门前的。

    就是这块碑,还有一个台湾人寻根的故事,台湾人寻根祭祖引发赵大村修财神庙:

    过去台湾人敬的是郑成功,赵公明既是武帅,又是财神;郑成功敬的也是赵公明,以至后来台湾人都敬起了财神赵公明。台湾人心里很清楚,财神的故里在祖国大陆,但是过去两岸没有交流,无法寻根。改革开放后,两岸交流逐渐恢复。台湾人在大陆投资修建了好几个财神庙,可是怎么敬拜都不灵,他们回去后,找到一张民国时期大陆“赵公明财神庙”碑石的拓片,“按图索骥”对照寻找。

    1998年农历的3月15,传说中赵公明的坐骑恰好是只黑神虎,这一年又是虎年,天上人间、财神显灵,按照传统的纪念习俗,这一天,要做仪式、拜财神。由台湾大里市佑福宫40个台湾人组成的一个庞大财神拜谒团,这天早早就来到了赵大村。举行了隆重的祭祀仪式。从此周至县赵大村成为“名副其实”的财神村.

    徐老师问我们去不去新建的大庙,是搞文物开发时许多问题解决不了,官方才在另外一块荒滩上征地新搞的。我们一行认为没有灵气,没有文化,就不去考察。

    下午,徐老师带我们去了老子到了楼观台后,晚上居住的“吾老洞”考察。

    这个“吾老洞”,传说是和四川青羊宫相通,以前曾有一支地质队进去考察,结果是由于洞太深无底,不敢继续而返回。传说曾有一只四川的山羊,从洞里跑了出来。我们课题组在“吾老洞”前,见到了一位95岁的守洞老人陈大伯,老人家见到我们课题组一行人等,兴奋不已,和我们讲起了65年前的他的一次神奇的经历:

    陈大伯从小孤儿,15岁上山守洞为生。他为人诚实,踏实肯干,直到30岁那年,山下有好心人为他张罗成家,这一天,只见洞里游出一条三丈长的大蟒蛇,有小水桶那么粗,两只眼睛像鸡蛋那么大;游出洞来,吓得几位上山看他的人都不敢动弹。

    只见这条大蛇,竖起颈部张开大嘴,吐着舌头“嘶嘶”响,陈大伯用左手挽着蛇的颈部说:“你吧我吃了吧,吃了我就享福了”。大蛇张开大嘴,向他喷了一口冷气,陈大伯就什么也不知道,失去意识,整个身体僵直在那里不能动弹,蛇也游回洞里不知去向。

    半响,来人见蛇游回洞里不再出来,就大着胆子来摇晃陈大伯的身子,这时陈大伯才慢慢醒来,他发现有人在看他说:“你们在看什么呀”?
    有人答:“我们在看你呀”,
    陈大伯说“我有什么好看的,头上又没有长犄角”,
    有人答:“刚才您被大蛇喷了冷气,僵在那里,好像武侠里被“定”住一样”,
    陈大伯:“啊”的一声,若有所思。从此以后,陈大伯就“一定”守洞80年,到现在已95岁了。
研讨:
    1、为了经济利益,在赵公明财神庙的旁边,新建一个“财神庙”,这是保护文物,还是在新建“文物”?这样新建的文物,有文化价值吗?
    2、老子白天在东楼观讲学,晚上到西楼观住宿修炼,这个“吾老洞”,到底通不通四川青羊宫,老子最后的日子,到底是不是从这里去了“西域”。
取经:
    1、明白了为什么“宁借衣裳不借帽”?
    康侠老师说:人体头顶上有“百会”穴。百会穴,是人体穴位之一,位置在头顶正中线与两耳尖联线的交点处。首见于《针灸甲乙经》,归属督脉,别名“三阳五会”。《采艾编》云:“三阳五会,五之为言百也”,意为百脉于此交会。百脉之会,百病所主,故百会穴的治症颇多,为医学上常用的穴位之一。
    “百位”穴居头颠顶,联系脑部:其深处即为脑之所在;且“百会”为督脉经穴,督脉又归属与脑。此外,根据“气街”理论,“头气有街”、“气在头者,止之于脑”(《灵枢·卫气》),即经气到头部的(手、足三阳)都联系于脑。根据“四海”理论,“脑为髓海”。可见,“百会”穴与脑密切联系,是调节大脑功能的要穴。百脉之会,贯达全身。头为诸阳之会,百脉之宗,而百会穴则为各经脉气会聚之处。穴性属阳,又于阳中寓阴,故能通达阴阳脉络,连贯周身经穴,对于调节机体的阴阳平衡起着重要的作用。
    所以,头顶上别人帽子,带着他人的信息,有把别人的“信息”被吸收进自己身体内的可能,会干扰和混乱自身的气场。
    2、“有意无意,都是天意”。有很多事物的外因现象,通过动物、植物、矿物等五蕴显象,恰恰在告诉我们冥冥中的玄机。

    3、确认“吾老洞”山下的“老子墓”是衣冠冢。


版权所有 2016© 香港(中国)易经普及中心 浙江大学《易经文化创新应用》课题组  浙ICP备11045863号 温州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