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的前世后生 (十六)

诸葛亮的前世后生(十六)

 

第十六回 围魏救赵胜庞涓 万箭穿心在马陵

 

      孙膑劝止大将军田忌道:“我军远途奔波解赵国之围,将士劳累,那魏军在邯郸城外以逸待劳。而且赵国的兵将不是庞涓对手,等我们赶到,邯郸可能已被攻破,不如直袭魏国的襄陵,而且一路有意宣扬让庞涓得知,他必弃赵而自救。这样,我军则反而以逸待劳,形势就大不同了!”

     田忌觉得有理,便按计行事。结果“围魏救赵”不费吹灰之力使邯郸脱离了危险。并在庞涓率部回救途中,当魏军正疲惫不堪时,发动奇袭,使之死伤两万余人直到这时,庞涓才知道孙膑果然是装疯,且已身在齐国。

     为此,庞涓日夜不安,终于想出一条离间计:他派人潜入齐国,用重金贿赂齐国相国邹忌,要他除掉孙膑。邹忌正因齐威王重用孙膑,惟恐有朝一日被取代,便暗中设下圈套,并指使心腹大夫公孙阅作假证,告发孙膑帮助田忌,暗中谋划要夺取齐国王位。由于庞涓派人早已在齐国到处散布谣言,说田忌、孙膑阴谋造反夺权,听邹忌向齐威王一说,齐威王也有些疑惑,就在上朝时,公开削了田忌兵权,同时罢免了孙膑的军师之职。但在暗地里军机大事还是和二位商量。 

     如此一来,庞涓便自以为可以横行天下!不久,他就统兵侵略赵国、韩国,并围困了韩国都城新郑,于是,韩国派人到齐国求救。

      听到韩国求救之事,齐王召集一众大臣商议:救,还是不救?

      邹忌主张:不救。让这两邻国自相残杀,于齐国有利。

      田忌等人则极力要求去救:不救,一旦韩被魏吞并,魏国国力大增,必要进攻齐国。那时就危险了!二边人马各自有理,齐王没了主张。  

      此时,只有孙膑含笑不语。宣王问他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  孙膑道,“这两种意见都不好。我们应该‘救而不救,不救而救’。”

      众人都被他说得云里雾里,不知所以。孙膑解释道,“不救,则魏灭韩,必危及我国;救,则魏兵必先与我军开战,等于我们代韩国打仗,韩国安然无恙,但我国无论胜败,都要大伤元气。所以这两种意见都不很好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认为大王应采取这样的方针:答应救韩,以安其心。韩国必然努力坚持与魏国死战。等到两国都疲惫之极,马上要分胜负时,我们再真正出兵击魏,这样,攻击已筋疲力尽的魏军,不用大力;救解已快失败的韩国之危,他们也必定更加感激。少出力而建功多,不更好吗?”

      齐王一听,佩服得鼓起掌来说道,“太好了!就依爱卿之言行事。”

     齐国这时才出兵,派田忌、田婴、田盼为将军,孙膑为军师,前去援救韩国,仍用老办法,直袭魏国都城。庞涓听说,急忙放弃韩国,回兵救国。魏国集中了全部兵力,派太子申为将军,抵御齐国军队。

     孙膑对田忌说:“魏、赵、韩那些地方的士兵向来骠悍勇猛,看不起齐国;齐国士兵的名声也确实不佳。善于指挥作战的将军必须因势利导,扬长避短。《孙武兵法》说:‘从一百里外去奔袭会损失上将军,从五十里外去奔袭只有一半军队能到达。’” 

     于是便命令齐国军队进入魏国地界后,做饭修造十万个灶,第二天减为五万个灶,第三天再减为二万个灶。庞涓率兵追击齐军三天,见此情况,大笑着说:“我早就知道齐兵胆小,进入我国三天,士兵已逃散一多半了。”于是丢掉步兵,亲率轻兵精锐日夜兼程追击齐军。

     这就是发生在公元前341年的“马陵之战”。孙膑用“增兵减灶”法,大败魏兵;而庞涓应了自己的诺言:“我若失信,必当死于乱箭之下!”

      孙膑估计魏军的行程,当晚必将经过马陵的地方。马陵这个地方道路狭窄而多险隘,可以伏下重兵,孙膑便派人刮去一棵大树的树皮,在白树干上书写六个大字:“庞涓死此树下!”再从齐国军队中挑选万名优秀射箭手夹道埋伏,约定天黑后一见有火把亮光就万箭齐发。果然,庞涓在夜里赶到那棵树下,看见白树干上隐约有字,便令人举火照看,还未读完,两边箭如飞蝗,一齐射下,魏军大乱,溃不成军。庞涓也中一箭受伤,自知败势无法挽回,便拔剑自尽,临死前叹息说:“让孙膑这小子成名了!”齐军乘势大破魏军,俘虏了太子申。

     庞涓和孙膑阳界的恩怨情仇从此了结。

版权所有 2016© 香港(中国)易经普及中心 浙江大学《易经文化创新应用》课题组  浙ICP备11045863号 温州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