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的前世后生 (十四)

诸葛亮的前世后生(十四)

 

第十四回 孙膑锦囊得妙计 装疯卖傻等时机

 

  此时,庞涓对孙膑更是关心体贴,一日三餐,极其丰盛。倒使孙膑很过意不去,总想尽自己所能为庞涓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开始庞涓什么也不让他干,后来孙膑再三要求,他才说,“兄坐于床间,就把鬼谷先生所传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及注释讲解写出来吧,这也是对后世有益的善事,也可因此使吾兄扬名于万代千秋呢!”

    孙膑知道庞涓也想全面学习这十三篇兵法,就高兴地答应了。于是从那天起,夜以继日地在木简上写起兵法来,日复一日,废寝忘食。

  庞涓每日派一个叫太喜的小男孩照顾孙膑起居,太喜被孙膑的精神所感动,便对庞涓的一名卫士说:“孙先生起早摸黑写兵书,太辛苦了,是否求庞将军让孙先生休息几天;”

    那卫士说:“你知道什么!庞将军只等孙先生写完兵书,就要饿死他呢!还会让他休息?”

     太喜一听,大吃一惊,表面上不以为然地点了太点头,只哦了一声。太喜见卫士不在,便偷偷把这消息告诉了孙膑。

    孙膑犹如被一盆凉水从头浇下,浑身�他忽然大叫一声,昏倒在地,大呕大吐,两眼翻白,四肢乱颤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孙膑醒来,却神态恍惚,无端发怒,鼓起两个眼睛大骂,“你们为什么要用毒死我?!”口中骂着,双手乱舞,推翻了书案桌椅,扫掉了烛台文具,接着又抓起花费心血好不容易写成的部分兵法,全部扔到火盆里。立时,烈焰升起。孙膑又把身子扑向火焰,头发胡子都烧着了。人们慌忙把他救起,他仍神志不清地又哭又骂。而那些书简则已化成灰烬,抢救不及。

     天喜孩见状急忙向庞涓报告。庞涓急慌慌跑来,只见孙膑满脸污秽,脏不忍睹;又爬在地上,忽而磕头求饶,忽而呵呵大笑,完全一副疯癫状态。见庞涓进来,孙膑爬上前,紧揪住他的衣服,连连磕头道,“鬼谷先生救我!鬼谷先生救我!!”

  “我是庞涓,你别认错了!”庞涓一惊之下踢开他。

  “鬼谷先生!鬼谷先生,我要回山!救我回山!”孙膑又扑上来揪住庞涓,满嘴白沫地大叫。

  庞涓使劲甩开他脏兮兮的痉挛的手,心里疑惑。仔细打量孙膑半天,又问侍卫及天喜,“谁对他说什么了没有?”侍卫及天喜连连摇头。

  庞涓深出一口气,紧绷的一根弦,终于得以放下。然而,庞涓终是疑心孙膑的发疯有点突然,他心里放松了,对孙膑的管制却不放松。他仍怀疑孙膑是装疯,就命令把他拽到猪圈里,看看孙膑有何反应。

     孙膑浑身污秽不堪,披头散发,全然不觉地在猪圈泥水中滚倒,直怔怔瞪着两眼,又哭又笑,又叫又闹…

  庞涓又派自己的家丁在夜晚、四周别无他人时,悄悄送食物给孙膑,来人和孙膑说道:“我是庞府的下人,深知先生冤屈,实在同情您。请您悄悄吃点东西,别让庞将军知道!”   

      孙膑既已知晓庞涓为人,心知是计。隧一把打翻食物,狰狞起面孔,厉声大骂,“你又要毒死我吗?!”

  庞府的家丁捡起猪粪、泥块给他。孙膑接过来就往嘴里塞,似毫无感觉的模样。 

   于是家丁回报庞涓,“孙膑是真疯了,他居然把食物当毒药,却把猪粪当食物…”   庞涓这时才有些相信,从此任孙膑满身粪水的到处乱爬,有时睡在街上,有时躺在马棚、猪圈里。也不管白天还是黑夜,孙膑困了就睡,醒了就又哭又笑、又骂又唱。庞涓终于放下心来,但仍命令:无论孙膑在什么地方,当天必须向他报告。

版权所有 2016© 香港(中国)易经普及中心 浙江大学《易经文化创新应用》课题组  浙ICP备11045863号 温州网站建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