诸葛亮的前世后生 (十二)

诸葛亮的前世后生(十二)

 

第十二回  庞涓假传故乡信 孙宾无辜招软禁

 

     庞涓心生一计,便在一次私下谈天时,问:“吾兄宗族都在齐国,现在我们二人已在魏国为官。为什么不把兄长家属宗族也接来一起享福呢?”

     孙膑一听掉下眼泪:“天灾战乱,我家亲属早消亡殆尽了。当年,我只是由叔叔和两个堂兄孙平、孙卓带到外地流浪。后来我被留在一人家当佣工,叔叔、堂兄也不知去向了!再后来我单身从师鬼谷先生,已多年没跟故乡、亲人联络,连仅有的叔叔、堂兄怕也已不在人间了吧!”

   “那么,兄长就不想念故乡吗?”庞涓追问到。

   “人非草木,孰能忘本?只是现在既已做了魏臣,这事就不必提了。”孙膑有些伤感地说。

     孙膑是齐国人,而齐魏两国一直敌对,所以孙膑只有忍隐思乡之情。

   “兄长说得有理,大丈夫随地立功,又何必非在故土?”庞涓假意安慰说。而孙膑早把这次谈话忘了一干二净。

  半年后的一天,忽然有个山东口音的汉子来找他。一问之下,得知那人叫丁一,是齐国人,有孙宾堂兄孙平的书信带来。孙宾忙接过信。信中以孙平口气,讲述了兄弟情谊,告诉了叔叔已去世。堂兄两人已回到齐国,希望孙也宾回到故乡,把几近消亡的孙氏家庭重新建立起来。信中语气恳切、情感深重,热切盼望孙宾早日返齐。

     孙宾看罢,不觉流下泪来。然后热情招待传信人丁一,并写了回信请他带回去。信中讲,“自己十分思念故乡,但目前已成为魏国臣子,不能很快回去。待为魏国建立了功勋,年老后,一定与两堂兄在齐地故乡相聚,欢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 岂料,那丁一根本不是齐国人,而是庞涓的心腹所扮…

     再说庞涓骗到孙宾回信,就仿其笔迹,在关键处涂改成了:“吾在魏乃不得已、碍于情面。不久和庞涓一定回国,为齐王效力!”然后将此信交给魏王,并进谗言道,“孙宾久有背魏向齐之心。近日又私通齐国使者。臣为忠于大王,忍痛割舍兄弟之情,现截取孙宾家信一封,请大王过目。”

   “你看该怎么处理?”魏王看罢书信,很是气恼地问道, 

   “孙宾才能不低于我,若放他归齐,将对魏国霸业不利。所以…”庞涓没说下去,也不用说下去。

   “杀掉他?”魏王一语道破。

   “我与他毕竟是同学、兄弟,还是让我再劝劝他。要同意留下来最好。若不想留,仍要归齐与我国为敌,请大王把他发到我府中,让我把他软禁起来,使他不能为他国所用即可。这也算是让臣尽了做兄弟的情意。您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庞涓为兄弟仁至义尽的表情。魏王虽很生气,但还是同意了庞涓的请求。

版权所有 2016© 香港(中国)易经普及中心 浙江大学《易经文化创新应用》课题组  浙ICP备11045863号 温州网站建设